行業動態Dynamic

當前欄目: 首頁Home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Dynamic

行业速递 | 环保一周要闻

更新時間: 點擊:2251 所屬欄目:行業動態 Update Time: Hits:2251 Belong Column:Dynamic

一、生態環境部公布六月下半月全國空氣質量預報會商結果:空氣質量以良至輕度汙染爲主

6月15日,中國環境監測總站聯合中央氣象台、國家大氣汙染防治攻關聯合中心、東北、華南、西南、西北、長三角區域空氣質量預測預報中心和北京市環境保護監測中心,開展6月下半月(6月16日-30日)全國空氣質量預報會商。

6月下半月,全國大部地區空氣質量以良至輕度汙染爲主,局地可能出現中度至重度汙染,首要汙染物以臭氧爲主。京津冀及周邊中南部、長三角北部內陸城市、汾渭平原和成渝地區局地、遼甯部分城市可能出現臭氧中度及以上汙染過程。

京津冀及周邊區域:6月下半月,區域中南部空氣質量以輕度至中度汙染爲主,區域南部以良至輕度汙染爲主,首要汙染物爲臭氧。其中,16日-17日、19日-21日以及27日-30日,中部個別城市可能達到重度汙染。

北京市:6月下半月,空氣質量以良至輕度汙染爲主,首要汙染物爲臭氧或PM2.5。其中,16-20日、26-30日,可能出現臭氧輕度至中度汙染。

長三角區域:6月下半月,區域中北部空氣質量以良至輕度汙染爲主,其他地區空氣質量以優良爲主,首要汙染物爲臭氧。其中,27日、29日中北部個別城市可能出現臭氧中度汙染。

汾渭平原:6月下半月,區域大部空氣質量以良爲主,首要汙染物爲臭氧。其中,20日-21日,山西西南和河南西北地區部分城市可能出現中度汙染;25日-30日,局地可能出現中度汙染。

東北區域:6月下半月,區域北部空氣質量以優良爲主,區域南部空氣質量以良至輕度汙染爲主,首要汙染物爲臭氧。其中,17日-19日,21日-22日遼甯西部可能達到中度汙染。

華南區域:6月下半月,區域大部空氣質量以優良爲主。其中,24日-25日,湖北中西部、湖南中部和珠三角地區可能出現臭氧輕度汙染。28日-30日,湖北中西部可能出現臭氧輕度汙染。

西南區域:6月下半月,區域大部空氣質量以良爲主,首要汙染物爲臭氧。其中,19日-20日,成都平原、重慶部分城市可能出現輕度汙染;27日-30日,成渝城市群、川南可能出現輕度汙染;30日,部分城市可能達到輕度至中度汙染。

西北區域:6月下半月,區域空氣質量以良爲主,首要汙染物爲臭氧或PM10。其中,18日-24日,局地可能出現臭氧輕度汙染;25日-30日,陝西關中局地可能出現臭氧中度汙染。


二、晉江出台重點行業監管服務方案

爲積極服務落實“六保”任務,提升生態環境監管能力和服務水平,福建省泉州市晉江生態環境局出台《晉江市重點行業生態環境監管服務方案(試行)》(以下簡稱《方案》),進一步協調處理疫情防控、經濟社會發展和生態環境保護的關系,主動服務企業綠色發展。

《方案》針對電鍍、皮革、印染、陶瓷等4個重點行業出台企業環境守法告知書,明確企業應當履行環保主體責任的具體要求、法律依據以及未落實要求所應承擔的法律責任。同時,出台針對上述四大行業的執法檢查要點,將告知書和執法檢查要點一並函告轄區內的相關企業,並開展集中宣傳培訓。

《方案》明確健全寬嚴相濟執法機制,根據日常檢查結果定期評定企業環境守法等級(根據好壞依次分爲A、B、C、D等級)並公開發布,實行差別化監管,做到對違法者嚴懲不貸、對守法者無事不擾。執法人員對企業履行承諾情況進行抽查,逐項對照行業執法檢查要點開展“體檢式”檢查,對企業承諾事項落實不到位的,違法行爲輕微的,責令其限期整改;違法行爲嚴重的,依法予以查處。

針對企業提出的需要協調的問題,晉江生態環境局分管領導、挂鈎領導分別帶隊實地走訪,實施精准幫扶。同時,積極推進“生態雲”平台建設和應用,優化政務服務流程,開展“送服務上門”專題活動,全面落實行政執法“三項制度”,強化“雙隨機一公開”監管,根據企業環境信用等級、違法頻次等因素,合理設置“雙隨機”抽查比例,並公開抽查情況和抽查結果,大力推進非現場執法,充分運用在線監控、衛星遙感、無人機、移動執法等科技手段,提升監控預警能力和科學辦案水平。


三、著力抓好農業源生活源水汙染治理

找准問題症結,才能精准施策。從第二次全國汙染源普查公布的數據中可以看出,十年間,我國水汙染治理成效顯現,但仍存在農業源、生活源對水汙染物排放貢獻較大、無組織排放或面源排放導致治理和監管難度大等問題。

“二汙普”數據顯示,2017年,全國水汙染物化學需氧量和氨氮排放分別爲2143.98萬噸和96.34萬噸,其中,工業源排放占比分別爲4.24%和4.62%,農業源排放占比分別爲49.77%和22.44%,生活源排放占比分別爲45.87%和72.57%。這組數據反映出農業源、生活源對水汙染物排放的貢獻之大,也反映出我國工業廢水汙染排放控制取得了明顯成效。

十年間,我國工業企業廢水治理能力有很大提升,減少了水汙染物的排放,但同時也使得農業源、生活源汙染排放問題凸顯。數據顯示,“二汙普”工業企業廢水處理設施數量和處理總能力,分別是“一汙普”的2.4倍和1.3倍,化學需氧量、氨氮去除率分別提升18%和12%。相比“一汙普”,重點行業排放強度下降明顯,造紙制漿、銅鉛鋅冶煉、皮革鞣制和焦化幾個行業的産品産量雖然分別增加61%、89%、7%和30%,但是主要水汙染物排放量均大幅減少。其中造紙制漿、皮革鞣制和焦化行業化學需氧量排放量分別減少84%、80%和91%。單位産品排放強度下降,得益于我國近年來不斷加強對工業企業汙染物排放的環境監管,也得益于我國産業結構的優化升級和企業生産技術水平的提高。

其實與“一汙普”相比,我國農業源、生活源在水汙染治理方面也有很大進展。比如,農業源畜禽規模養殖場汙水直接排放的比例由50%降低到10%,化學需氧量單位豬當量排放強度降低57%。十年間,糧食産量從5億噸增加到6.6億噸,農業領域中的汙染物排放量明顯下降,可以說,農業的産量越來越高了,排放的汙染越來越少了,綠色的底色越來越亮了。

但我們也要看到,農業面源汙染和生活源汙染仍然是水汙染治理中的短板。對于農業源來說,水資源投入仍處于高位,直接帶來了較大的排放量。分析用水結構發現,2017年我國用水總量逾6040億立方米,其中農業用水占比達62%;同時,還有6022萬噸的化肥施用量和250萬噸的農藥使用量,這就不可避免地帶來大量副産品——水汙染物排放,而且農業廢水很大一部分屬于無處理排放。我國農業綠色發展處于起步階段,生態環境不欠新賬、逐步還舊賬的壓力依然很大,綠色發展的長效機制還不健全。

對于生活源來說,與“一汙普”相比,“二汙普”時期我國人口增加了6879萬人,城鎮化率由45.89%增至58.52%,加之居民生活水平提高,用水需求增加,生活汙水排放量也在不斷增大,成爲農業外第二大排放源。目前,在一些地方,部分汙水處理廠存在超標排放、偷排偷放等現象;還有的地方在城鎮化過程中,忽視了汙水處理廠和配套管網的建設,生活汙水收集設施和處理能力相對滯後,汙水直排外環境的問題突出。

無論是農業源還是生活源,由于汙染源涉及的主體多,而且不同于過去傳統的集中排放,這些領域很多是無組織排放或面源排放,還面臨著治理難度大、監管難度大等挑戰。

影響水環境質量改善的問題既已摸清,下一步就要精准治理,抓住農業源、生活源這兩個重要領域,認真分析造成化學需氧量、氨氮等水汙染物排放的主要原因,提高汙染治理措施的針對性,集中力量解決問題。

推進農業綠色發展,是農業發展觀的一場深刻革命。要把農業的綠色發展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大力推進農業投入品減量化、生産清潔化、廢棄物資源化、産業模式生態化。現在,浙江、海南、安徽開展了生態循環農業示範建設,全國創建了80個農業綠色發展先行示範區,強化了示範引領作用。各地要借鑒示範區經驗,根據自身情況科學施策,改善農業種植結構,采用節水的灌溉方式,合理使用化肥和農藥,幫農民找到既能節約成本又能增産的方式,從源頭上控制新汙染源産生。

生活源涉及主體多,規範管理很重要。各地各部門要全面落實生態環境保護責任,加大監管力度,加強對城鎮汙水處理廠的管控,確保處理後達標排放。規劃新(擴)建項目嚴格執行排汙許可制度,在環境容量約束下實施資源科學開發與利用。加快城市集中式汙染治理設施建設,提高設施負荷水平,補齊配套管網建設的短板。農村地區則要因地制宜,根據村莊發展規劃、人口規模、經濟水平等,建設可行的、適宜的農村汙水治理系統。

農業源、生活源水汙染治理是打贏汙染防治攻堅戰的重要方面,事關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成色。要精准治汙,補齊短板,杜絕生態環境欠新賬,逐步還舊賬,努力實現水清岸綠、魚翔淺底的美好願景。



四、成都緊盯重點時段強化臭氧汙染防控

記者日前從四川省成都市大氣汙染防治工作領導小組2020年第二次會議上獲悉,成都市將緊盯重點時段和重點區域,力爭通過分類落實強化管控措施,切實降低VOCs和NOx等前體物排放量,大力削減臭氧濃度峰值,確保高質量完成2020年大氣汙染防治目標任務。

监测结果显示,今年1月-5月,成都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 110 天,同比减少 11 天,尽管主要污染物SO2、NO2、PM10、PM2.5、CO浓度均同比下降,但臭氧浓度反弹,是优良天下降的主要原因。

市環科院專家分析認爲,臭氧汙染天數增多、區域性汙染特征突出,是今年二季度以來導致環境空氣質量下降的最大問題。究其原因,除了四川盆地遭遇極端高溫、少雨天氣等不利形勢外,5月以來,各項經濟活動的快速恢複,區域汙染物排放強度快速上揚也是不可忽視的重要因素。以運渣車流量爲例,4月以來,部分重要幹道運渣車流量同比升高3倍-10倍。

根據成都市氣象局、市環科院會商結果,預計今年6月成都將有4次氣溫偏高時段和3次臭氧汙染過程,7月-8月氣溫也較常年平均偏高,階段性高溫突出,存在較大臭氧汙染風險。

爲進一步加大協同減排力度,成都將嚴格落實夏季臭氧汙染防控方案,以6月-8月作爲臭氧防控的重點時段,以中心城區(11+2)爲重點區域,通過分類落實強化管控措施,最大限度降低VOCs和NOx等前體物排放量,努力削減臭氧濃度峰值。

根據安排部署,除了以涉VOCs排放的工業源、溶劑使用源、移動源爲重點,加大監測和執法檢查力度,指導重點企業6月底前全面完成自查自檢,督導企業限期對達不到要求的VOCs收集、治理設施進行更換或升級改造以外,成都在道路施工及汽修行業汙染管控、油氣排放管控等方面也提出了相應的具體要求,並將組織開展交通秩序集中整治專項行動,著力減少機動車怠速和低速運行産生的NOx排放。

同時,持續運用數智環境、智慧工地、揚塵在線監測等信息化平台和3D氣溶膠激光雷達、VOCs走航等技術手段,實現對工業企業大氣汙染物、建築工地和道路揚塵等重點汙染源的精准監管。





五、山西開展揮發性有機物執法檢查——
提高臭氧管控精准性,推動實現夏季臭氧削峰

山西省自6月開始,開展爲期3個月的重點行業揮發性有機物(VOCs)專項執法檢查行動,進一步提高臭氧管控的精准性,推動實現夏季臭氧削峰,提升優良天數比例,協同降低PM2.5濃度。

根據山西省生態環境廳印發的《關于開展重點行業揮發性有機物(VOCs)專項執法檢查行動的通知》,檢查對象涉及VOCs排放重點行業,主要包括煉焦、化工(合成樹脂、合成橡膠、制藥、農藥、煤化工、塗料、油墨、膠粘劑、橡膠與塑料制品等)、表面塗裝、印刷、儲油庫以及加油站等。對采用光氧化、光催化、低溫等離子、一次活性炭吸附、噴淋吸收、生物法等簡易低效治理工藝的企業開展重點檢查。

據了解,此次檢查將采取調閱資料、現場檢查與儀器監測,對照《山西省重點行業VOCs專項執法檢查記錄表》等方式,全流程檢查企業VOCs排放管控方面存在的問題。

山西省生態環境廳還將組織執法、監測力量,對重點區域、工業集聚區和重點企業開展揮發性有機物走航巡查,巡查發現的問題線索,按照屬地監管的原則,移交地方立行立改,並對企業整改效果開展隨機抽查。涉及嚴重違法排汙行爲的,同時移交省生態環境執法局跟進。



六、精准施策,提高汙染防治攻堅成效——三論積極服務落實“六保”任務,堅決打贏汙染防治攻堅戰

汙染防治攻堅戰已經進入沖刺階段,收官之戰怎麽打,關系到預期的目標任務能否圓滿完成。實踐證明,唯有精准施策、科學治汙,提高汙染治理措施的針對性,才能實現治汙效果最大化,交出一份令人滿意的答卷。

汙染防治攻堅戰取得的成效有目共睹,一個重要的經驗方法就是精准識別問題,精准制定措施,精准投放力量。當前,我們要認真分析影響生態環境質量改善的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按照環境汙染時空分布特點實施分時段、分區域管控,緊盯問題突出的重點區域流域加強治理,准確識別汙染嚴重的行業企業和工藝,對症下藥、靶向治療,做到“五個”精准,切實提高治汙成效。

要抓住重點,突破難點。由于資源有限、時間緊迫,汙染防治攻堅不能搞大水漫灌,而應抓到點子上,做到緊要處。當前,一些重點難點問題已經成爲環境質量改善的瓶頸,如果不努力去破解,就會成爲短板。例如,重點時段細顆粒物和臭氧汙染問題,既是影響地級及以上城市空氣質量優良天數比率這個約束性指標完成的重要因素,同時也是治汙攻堅的難點,是繞不過去的“攔路虎”,需要集中力量加以攻克。在三大治汙攻堅戰中,我們必須以釘釘子的精神,抓住重點不放,采取綜合措施解決難點問題,突破困局,從而帶動其他相關問題的解決,打開汙染治理攻堅的新局面,促進環境質量大幅度改善。

要堅持精確問診,靶向治療。打蛇打“七寸”,治汙要對症。精准定位病竈、找到治理對象是精准治汙的前提。近年來,通過汙染源解析、生態環境監測數據等手段,我們掌握了一些重汙染地區燃煤、工業、機動車、揚塵等“本地”汙染源貢獻百分比及區外傳輸占比,科學判斷出需要管控的重點區域和行業,大氣汙染防治措施更爲精准,成效更爲明顯。通過入河入海排汙口排查,我們掌握了長江、渤海排汙口的真實數據,摸清了影響水質的主要汙染因素以及排汙行業,從而制定出了精准的管控對策。在攻堅戰中,各地要深入調研,科學分析,鎖定治理對象,因時、因勢、因事、因地有針對性地制定工作方案和有效措施,避免“手榴彈炸跳蚤”式的粗放治理模式,提高汙染防治精細化水平,探索適合本地實際適用、高效的治汙新路子。

要科学治污,精准施策。我国生态环境问题呈现多地区、多领域、多类型、多层面的复杂特征。每个地方的自然条件、经济结构、产业布局以及发展水平都不一样,唯有找到适合自己的治污路径,才能事半功倍。近年来,大气污染防治之所以取得明显成效,关键在于我们开展了大气重污染成因与治理攻关,建立了“一市一策”跟踪研究机制,对重点城市进行科技帮扶,解决了地方政府在大气污染防治方面“有想法, 没办法”的难题,实现了科学研究与业务化应用高度融合。治污要遵循客观规律,要有科学方法,不能盲目地干。各地要深入了解本地的污染成因、污染结构和污染特性,强化对环境问题成因机理及时空和内在演变规律的研究,做到科学决策、科学监管、科学治理;要加强环境科学研究和治理技术研发,充分用好环保科技成果,进一步提高生态环境治理能力。

打贏打好汙染防治攻堅戰就是一場場“壓力測試”,每一場戰役既是對我們治理能力的考驗,又是對我們意志耐力的檢驗。我們惟有保持“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的決心和信心,才能跑出汙染防治攻堅“加速度”,取得最後的勝利。


內容來源:中國環境報